御禅

  • 生日 : 1988-07-31
  • Email : 不公开
  • 在线时间 : 3(小时)
  • 注册时间 : 2011-01-23
  • 最后登录 : 2011-03-06
  • 分享+ 感动是眼中布景

    发表于:2011-01-24  浏览:

    感动是眼中布景

         感动换来眼中布景,荒芜世界亦添风景名胜。
         有些场面是特别煽动情绪的。看完一些爱情或者灾难片,随着结尾旋律无声落泪,有时候更愿意去相信,感动是多少年前埋在心里的种子,稍微给它光亮,给它温暖,它就会发芽。生活里琐碎,恰是感动元素的培植。我们眼睛里投射的,多半是生命本身或缺的,无影无形,生命流转到了某一个节点,会另一个人感到如释重负的自知,一切的不明白获得坦荡,那个时候泪珠会如花雨一样擦亮眼睛,并且从心里甘之如饴。
         我爱哭,这是多少年前就知道的生命特质。看外婆外婆最后一面竟是外婆临终之时,外婆的容颜接近枯萎,头发散乱,大多人呼喊她的名字,我的母亲那一句顿时让我泪流满面;"娘,娘,睁开眼睛,别离开女儿而去,你的孙媳妇还没看到呢,娘,请睁开眼睛。。。。。”可是她还是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外婆死后,几乎在近乎崩溃的精神状态为她写了悼词,念着悼词的那夜,哭声接近失控,千言万语凝聚成一条河流,越发汹涌激越,越是缺乏声色的表达,未觉得生死如河是这般的苍凉。考完经济法的那天,甚至走在校园都有些狼狈,不愿意向人展示自己的眼睛,然后和谁也不对话,径自回家。很早就知道自己是一片贝壳,冷暖自知,喜欢把头埋进自己深深的壳里。
        生与生不断重逢,死与生永远对峙,嘀嗒的时光蔓延,瞬间幽微,带来的光亮,使我们在耐心的落寞的世间行走。所有的人都很清楚,一旦离开这些,开始河弯,走到对岸,并非达到生之所向。没有归宿,归宿是漫长的虚无。想到这一层面,我常常替外婆唏嘘不已,黯然神伤。外婆的亲情只能送我到这,我欠外婆的恩情却永远也还不了了。那些平日里细碎溪流酒就凝聚成的大爱江河忽然就灌注了我整个生命。感动之余,令我愧疚与自责。
        然后我又发现与自己趣味相投的人,两个人可以分享彼此的生命轨迹,同看一场街景,同玩一个游戏,连沉默的看着对方都能产生那种微妙的默契,如同在被逐荒原后仍可以见到温暖的阳光。深夜互访,写暧昧的词章,音乐和词句的完美融合,生病了有人心疼,落泪了有人感伤,疲惫了有人抚慰,时不时地会有人送来祝福,那些语句就像暖炉一样,围在这个白雪皑皑的冬天。
        常常是这个样子,眼睛会对感动过敏,稍稍的一点刺激,就会自然而然无声的落泪,似乎是被安全感庇护着,眷顾着,觉得生命的踏实,连走路都会呼啸生风地前往。这就是生命的神性所在吧。你始终不知道宿命安排什么样的剧情或结局,它的高贵不容易被刺探,那些隐藏在生命里的感动却时刻伴随着我们,随着我们一同前往每一段旅程。
        所以,我始终对感动保持了敬畏之心,对阳光,对美,对人。仿佛我们的活,不是一棵站在春天里洁白花树的简单生涯,也不管是竭力盛放,还是颓然落败,都得明白感动是眼中布景,所以生命应如此礼遇般的接应这份平静与珍重。
        感动也好比一杯茶,闲日习惯了的分量多增加一些,或减少一些,便连接已久的一切都溶泻出来,甚至在冷落关头,可以亲手泡一壶给自己。不经意的时候,心甘情愿地把这份温柔地慈悲也洒向他人吧!不必计较回报如何,多了寄托,多了余热,总比空手要好。
        过去,现在,将来,始终,永远,生命在,请保持这份从不结尾余音吧。
      
                                     御禅 2011年1月19日上午
        后记:很久没有写这样的文字,早晨对着茫茫雪花,有了些感想,于是就写了这篇文章。
                    

    分类: 默认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