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然

  • 生日 : 1960-01-01
  • Email : 不公开
  • 在线时间 : 103(小时)
  • 注册时间 : 2011-03-21
  • 最后登录 : 2018-09-01
  • 分享+ 情聚准格尔

    发表于:2011-12-15  浏览:

          五月只是个开始 

          可以随时丢下负累,是多么好。
          风拂过河面,水荡漾。山峦默然相对,春水深碧。风穿过田野,狼针和它的伙伴们贴着山坡铺展,蓬蓬勃勃,染遍春色。一个生活里沉闷的人,渐渐喜欢上路上的感觉。
          天地间有多少好山水,自成风景。尽管它们不会因为赏与不赏,变颜色,我们却总认为,它们是应该为我们而留着的。直至出来,才发现。周围又变了。
          我们原来不如一朵花,我们是自己的主人,却常常作不了自己的主。
          把心交给春日的躁动,五月,走。
          最好的课堂是自然,五月,只是个开始。


          坐在船舷

          坐在船舷,我不说忧烦,也不念快乐,只享受这一刻的惬意。
          清澈的空气,流淌。平静的河水,流淌。
          心空出来,装入纯情涌动,让它流淌成暖暖的时光。
          不探寻生命的根源和昄依。只想,一个人坐着。
          始终傻笑着的我,其实更愿意是岸边的一块石头,默默感受无穷的缱绻,观水、望月、守得花开。
          坐在船舷一角,是这样奢侈的享受,任时间慢慢流过,心情有完全的放松。
          弦急声促的人生,是别人的。
          我只希望我的,可以缓一些,慢一些。


          黄河岸

          五月的风,灌入体内。沉寂许久的触觉嗅觉味觉被惊醒。
          那两岸的山壁,不知是否会记得你我。那水,是否会记得它曾用尽可能的阔大接纳过一群片刻放下尘念的人?
          水溅起来,瞬间的凉爽。心湿润。
          旧年的花枝虽然枯了,依然摇曳在风中。岩上老旧的苔痕,白色的,黄红的,是花朵的图案。
          青杏挂在枝头,是脆生生的酸。地椒匍匐地上,散发强烈的香气,含辛辣。
          哈,黄河岸。我喜欢看你默默更替的四季,喜欢看到树葱郁,草茂盛,花灿烂。
          不曾千里迢迢,还是爱上了路边的地黄和狼针,以及,沿途的景色。


          黄河老牛湾望河楼

          远眺,满眼苍茫。
          下,河水汤汤,壁立万仞。上,村落古堡,苍岩生翠。
          山西人叫它“楼疙瘩”,内蒙人却称作“阎王鼻子”。也有人说它其实叫老牛湾墩,或护水楼。
          同行的人说,“望河楼”这名字好,没有纠结。
          而我,更愿意叫他“墩”,把他看做可信赖的父兄,守护着日夜。
          只是,还有多少父兄,安守乡村,像他一样,端坐原地,矢志不移。
          谁说着旧事,听着几人?
          面对着墩,击掌,鸟鸣声响起。瞬间的魂动。
         不执念探寻究竟,他们说,回声原理,我就信了。
         原来连接两岸三地的,不仅仅是滔滔河水,城堡关隘,还有掌声和鸟鸣。


          春水也无痕

          是不是可以在生活的快里,慢下来。
          一条河总要有足够的清澈,来沉淀时光。
          那些放下的放不下的,总得有一个安顿。
          一条河一天里的流向,就是一年的流向。那么人呢,人一天里的表述,是不是也暗含对此后前程的抉择。
          这些相伴的人,有人沉默不语,有人高谈阔论,大都有着一样的兴奋和欣喜。
          会不会有一个不同,深夜披衣而起,悄悄抹去心中的悲凉。
          一群风尘里赶路的人,最终会各自奔向四方。
          清欢在此,不叹光阴浅。就算春水无痕,人间风光,我学会另眼看。


          午后,有人歌

          进入黄河小山峡,观山水。
          山连绵不绝,水碧波荡漾。山水间的行走,既充实豪气,亦氤氲柔情。
          午后,有人船上歌。开出花。
          唱两三故乡调,吼一曲清风歌。一曲歌罢,又一曲。
          谁将欢歌,付与黄河水。河水的每一次波动,都是留恋的语言。
          不要求海枯石烂,也不说地老天荒,可河水汤汤,总该有个细水长流的人。
          那个始终守在身边的人,看得我,心恻恻。
          为他精炼成归水的山峦,咏花,挽风。
          于五月的河水里行舟,河水的故事,就是你和他的故事。泊水,乘渡。


          从一个伸手开始

          习惯了云的飘忽,雨的突如其来,习惯了自己的胆小和一点点傻。
          习惯了在想象里缔造一个榜样代替自己,在云中流浪,在原野奔跑。
          直到面对一块上岸的窄窄木板,迈不出腿。
          看别人一个个轻松而过,自己却呼吸急促,心跳加速,只好拿笑来掩饰。
          人生这样的考验还有多少?
          借一艘船,渡水亦渡心。
          从一个伸手开始,我训练勇敢。
          面对一座又一座峰,悄悄掩藏起自己的心虚,尽力,攀。


          岩石旁的地黄

          在黄河万家寨库区,在一群穿吊桥过对岸的人里,没有我。
          是岩石底缝中的两株地黄拉住了脚步。想起多年前的这里,也有几株地黄,也是这个季节,开出橙黄中夹杂紫色的花。
          心里有什么在波动。拿相机拍它们,始终拍不好。
          才几年,相伴出行的人就不见了。她们却在。
          田野里到处是可以信赖的植物,而我们总是匆匆过。
          在一枚岩缝中的花朵上,参禅心底的菩提。
          挂怀浅浅,旧识无言。


          独自倚栏

          独自凭栏,风光无限。
          闲愁在栏下的水里,这日子,多么好。
          独自倚栏是偶尔的孤独,不期期艾艾。
          自在吾心。


          夜,羽觞飞歌

          悠悠啜饮的,是忸怩的小妮子气,不要。
          默默无语的,是自觉隔离众人的,少来。
          谁抖落羞赧,歌一曲;谁豪饮情意无限,三千。
          微醺正好激情漫,男豪放,女婉转。
          听歌一曲又一曲,韵绕梁,入耳,入心。
          夜,羽觞飞歌,快乐无穷。韶华荏苒,不言忧。
          人生难得几回欢歌笑语,宾朋俱欢。
          但相逢,即开怀,不计时光短暂。
          今夜后,收了欢歌,走天涯。


          种下

          清晨,看着一个人认真地把三枚刚刚吃出的杏核埋在土里,脸上虽笑着,心底还是有了悲凉,一掠而过。
          没说什么,但真的希望种下种子的地方,来年不要遭遇荒芜。
          看着自然的人为的灾害图片,心里会有丝丝的疼。
          年少时,以为做一粒种子很容易,只要发芽就可以了。经历过人生旱涝急转后,才明白生命的机缘巧合都暗含太多的准备和努力,顺势不过一点点,幸运也是一点点。
          不敢拷问,每年有多少湖泊成为草原,又有多少草原成为沙漠。
          更不敢问,每天有多少熬过干旱的种子,溺死于洪涝。
          在一个不断遭到破坏的环境中,连鸟儿想把飞翔的姿势保持,都艰难。
          真的不敢多说什么。唯暗自祈愿那些种下的能一点点生长,且繁茂。



          黑圪崂湾沙漠景区

         安静不见了,越来越多的游乐之人在玩沙。
         距离缩短了,六十元缆车就可以悠闲地往返黄河两岸。
         沙芦草零星几根,伏地而生。拦住一个正在行走的甲壳虫,它很快用装死来对付我们。结果是,我们的耐心耗不过它的。
         突然之间,产生疑惑:到底是人游玩沙漠,还是沙漠逼人?
         在水泥栽起的枯树旁,拍下一张纪念照。经不起岁月推敲的,反倒成了这里的主角。
         拦住黄沙的不仅仅是黄河,让沙加速移动的,不仅仅是风。


         滑沙

          脱掉鞋子,抓一把沙子,来吧,来滑沙吧。
          被沙拥抱,并陶醉。
          爬上沙坡,滑下;再爬上,再滑下。
          单纯的快乐,一点点童稚。
          在滑沙的快乐里,把自己想象成一尾鱼,自在地游来游去。
          月光的童话,更适合水边聆听。我却只能用广袤的黄沙来代替。


          沙,乱想

          自然从不会因人的意向而存在。
          不要以为石头碎裂,成沫,就失去了重量。流沙已漫过公路,谁来让它停止流动。
          多少殊途同归,被你我忽略了。
          阴云密布,但是没有多少雨落在地上。那些抓不住的东西里,隐藏了多少悲凉。喜欢各行其是的人们,只是一味攀比着,谁爬得更高,谁拥有的更多。
          时间的教训,不可抗拒。沙,永恒缓慢地进入生活。
          还有多少隐蔽的暗伤,不曾被发现。寻找竹叶青青的人,被当做精神病人,送往医院。让绿消失的人,加官晋爵,在讲台上滔滔不绝。
    事物的真实是什么?
          消失的雨水,蒸发于一片荒漠。我们却把荒漠赏玩。
          没有鸟鸣,因为没有鸟。没有绿色,因为没有植被。
          沙丘,扩散的不仅仅是荒凉,还有绝望。
          谁还在拼命挖掘,井越打越深,汲不出清水。
          莫抱怨一次次的土地灾难。土地,不想念人类的理由,太多。
          可人造的欢乐幻景,还是*****着贪恋的人们。沙坡上一圈圈的纹路,让人有片刻的迷失。突然间明白,波浪原来消失在此。
          看你将空的饮料瓶一个个收起,心有了柔软。是,我们不是第一拨,也无法成为最后。却可以,至少可以,随手带走消费后的垃圾。
          什么时候可以用绿色,展示一个地方的风貌,而不是漫漫黄沙?
          这环境,已遭到很大的破坏,我期望,不要让更加大的破坏到来。


          逆转

          坐在沙坡上,看不远处轰鸣的挖土机,来来往往的汽车。
          风起,云彩暗下去,情绪逆转。
          他们搬来了空中缆车,水泥砖石,却不把黄沙运走。
          在云与云的空隙间,抓一把亮。否则天空很快就乌云密布了。
          谁提议急急避雨。却没有多少雨落在沙上。
          感伤,不比雨水长,不比阴霾短。
          我抓了一把什么在手,很快从指缝滑落。
          沙土裹住脚步,绿越来越远。
          若学不会珍惜,不可分离其实是神话。


          下午两点

          下午两点,炎热难耐。
          下午两点,进入蔬菜大棚,看蔬菜瓜果。
          下午两点,五家尧新村,进进出出的人满头大汗,心情愉悦。
          下午两点,请一一清点这好日子的好收成。
          黄色的是孔雀草,玫红的是玫瑰,康乃馨挺立着一支支大红的花蕾,是即将绽放的喜庆。
          而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西瓜,黄皮红瓤,十分甜美。


          路上,依然歌

          不管第一个唱起来的是谁,总会有人击掌而和。
          沙的相聚,水的情缘,说短也长,总关情。
          是该高歌一曲。歌里有我们淳朴的少年,珍藏的恋情,浓重的乡愁。
          离别是必然,否则相聚怎会令人欣喜不已。
          会有一些新故事,从结语开始。
          且行且歌。有缘,总会见。


          回想

          不说五月,不说水,也不说沙。
          让心如静水,没有波澜,是我想要的。
          可我,怎忘得了那些花草,忘得了欢笑。
          一汪碧水,回眸远。一船五月风,心忘尘。
          整理衣物,鞋子的缝隙摘出几粒草籽,牛仔裤的兜里,倒出一捧黄沙。
          一念之下,找个花盆安顿它们。
          好吧,我会守着,看出苗开花,记录相遇相悦。

    分类: 默认分类